第六章失恋与离别(38/115)

 预测推荐     |      2020-06-04 10:22
月灵众人也并没有在这座死寂的山村停留,众人同时启程,前往几千公里外的一座峡谷。那里据说空间结界薄弱,适合打开通道,让风歧等人回到魔界──这也是当初风歧为何要千里迢迢越过寂灭平原,去接文森的原因。这无疑是一次沉默的旅途。平日最爱胡闹的风岈,似乎也被蓝洛纠缠没了精神,而琉璃呆呆的望着月灵淡漠的容颜,一声不吭。风歧沉默,文森也微笑着不说话,只有蓝洛兄妹各自发出殷勤的讨好和娇痴的诱惑,但这一切,又仿佛投入空中,没有回应。“蓝洛他们带来消息,家里出了事,所以需要大哥先回去处理……”风岈是这样解释着。月灵无所谓的听着,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要跟随着这群被人界所憎恶的种族,只是知道现在的自己,没有方向和去处……不,如果她肯残酷的再逼问自己一下,得出的答案,是她想多看他一眼,哪怕他是一个该死的魔族,一个对她没有感觉的男人。闭上眼,将痛苦的心思埋进心底,同时也将前方正在进行的杀戮关在心门之外,不,或许应该形容为屠杀,单方面的屠杀。鲜血的腥臭扑鼻而来,一只只透明发着蓝光的狰狞妖兽冲入人群,大肆撕咬吞噬,残肢断体四散而飞,整个场面血腥而丑陋。琉璃早就塞上耳朵,升起香气结界,连同月灵一起笼罩其中。三位魔族贵族似乎谁也不打算出来阻止妖族的王族二人展开的这场肆虐屠杀。被杀的自然是闻风而来的赏金猎人和黑道团伙。谁让他们这一路行来没做丝毫的掩饰,按照他们几人的形貌打扮,就足够招摇,引人注目,有心人两相对照,自然不难分析出那位身价万金的亡国公主就在此列。于是,贪婪让他们前仆后继,只是他们谁也没有想到,这一次,是扑火飞蛾,等待他们的是冥神的召唤。“真是一群草履虫生物,抵抗都不会,玩起来真没劲。”蓝凤抱怨着甩甩手,腕上铃铛响动,铃音传开,将杀死最后一位赏金猎人的众蓝光妖兽召回,消失在异空间中。与魔族不同,妖族想要来到人界,只须封印自己一半的力量就行,这就是蓝洛和蓝凤显示出的实力,要比三位魔族贵族高上好几筹的原因。不过,尽管如此,天性无比高傲的妖族,很少来到人界,对于他们来说,人界是个骯脏的地方,会污染自己的灵性。与其同时,琉璃撤去了结界,差一点就被这血腥味道熏的晕了过去,望向蓝凤的目光中,不禁充满了小心翼翼与厌恶。琉璃凑到月灵耳畔,悄悄问:“少爷,你还好吧?”月灵缓缓睁开眼睛,墨绿的双瞳好似两潭死水般冷寂,她点了点头,竟似完全没有注意面前的一地尸骸,站起身,走向自己的马车车厢,琉璃楞了楞,连忙跟了上去。“月月……”风岈轻唤了一声,却没有得到少女停驻一下的回顾,他怔了怔,刚要举步追去预测推荐,却又自己停下了身形预测推荐,发出一声叹息。“我最心爱的公主预测推荐,你为何忧虑,蓝洛愿为你拂去一切忧愁。”蓝洛不知何时闪身来到风岈的身侧,张开双臂就要把风岈困在怀中,得到的自然是一道杀气十足的风之利刃。风岈闪身到了数十米外,望过来的眼光十足的气急败坏,想把对方千刀万剐,此时哪里还记得要去追月灵之事,手中亮起血红的光芒,道道剑气狠厉的刮向对方。场中的热闹,惊动了自始至终都坐在马车中的风歧,他撩开黑色的车帘一角,向外看了一眼,问道:“结束了吗?”靠在马车壁上文森扫了一眼,风情万种向此处行来的妖族公主,漫不经心的应道:“是的,该上路了。”片刻之后,马车们缓缓顺延着大道向前行驶,背后,夕阳残红如血。这一走,又走了七天。这一天,从清晨起,天空就阴惨惨的下起雨来。而众人距离目的地,也只有半天的路程。马车中,月灵依旧是保持着沉默不语,望着车外的雨幕,直到车帘突然被掀起,风岈钻了进来。“琉璃妹妹,我有事要同月月讲,你能先出去一下吗?”风岈微笑着,发丝间尽是水气,琉璃向着月灵望来,月灵点了点头,她便钻出了车外。风岈坐到了月灵的对面,突然又一言不发,直盯着月灵看。“有什么事?”月灵终究受不了对面投来的灼热视线,出声问道。“月月,我之前同你说过,我从小是被当作女孩来养的吧?”风岈突然开了一个莫名其妙的话题,月灵楞了楞,却没有反驳,回答道:“是的,我知道。”“一直到十六岁那一年,我才知道自己的性别为男。”风岈的脸上露出苦笑,魔族的岁数只代表着身体的成熟和实力的累积,而不是心理上的成熟度,而且他们从幼年期跨入少年期的分水岭,就刚好是十六岁,至此以后,在百岁之前,他们将一直保持着一个形貌。因此,十六岁的风岈和十六岁的人类少年并没有什么分别,不难想象,当时的风岈得知自己真实的性别后,会有多么的错愕与无助。想到这里,月灵不禁伸手握住了对方冰冷的手掌,以示安抚。“知道了性别,并不代表我就可以换回男装,明知自己是男孩的同时,却依旧要保持女孩姿态的我,无比痛苦。“我反抗过、胡闹过,但是却依旧没有达到我换回男装的目的,唯一能够给我安慰的就是大哥了。“大哥是我最亲密的人,无论快乐与痛苦都与我分享,我敬爱他、崇拜他,当我知道扮女装对他也是一种帮助的时候,我不再挣扎,好好继续扮演众人心中的女孩。“我认为所有的一切都可以与他分享,更甚者,我愿意把我所有的一切都送给他,包括我的生命……”轻轻的语声,伴随着车外的雨落,分外的真实。风岈眼中的柔软,让月灵知道, 辽宁11选5投注技巧风歧对于面前的这个少年来说, 辽宁11选5走势图是高于自己的存在。风岈的目光静静的落在了月灵的身上, 辽宁11选5彩票网语气渐渐灼热起来。“但是现在, 辽宁11选5彩票平台我发现有一样事我无法让给大哥,你知道是什么吗?”月灵面对那双清澈的银眸怔住,不敢相信从那里浮起的热情是对着自己,一个明悟闪电般滑过心间,她下意识身体向后一靠,软弱道:“我不知道,也不想知道。”“不,我要告诉你,那就是你,月月!”风岈急切的握住她的手,“我要说的是,我爱你,月月。”“爱是什么?我不懂。”月灵的碧眸中是满满的哀恸,缓缓从少年的紧握中抽出自己的手,之前被拒绝的哀伤如潮水般袭来,让她的心沉浸在伤痛的海洋。“抱歉,岈,我不能爱你,不能。”风歧对着那缕秀发珍爱的情景,再度出现在她的脑海,眼眶红了又红,落不下泪的她,脊背僵硬的微微颤抖。风岈一张面孔也在刹那血色褪尽,呆呆的任凭对方抽手而去,望着心爱女孩那张忧伤的面容,自己的心如撕裂般疼痛。“月月,你别伤心,我开玩笑呢,你真的别伤心……”他慌乱的安慰着,不知所措,只要能够让月灵开心起来,怎样都好,就算自己的表白被彻底拒绝,就算自己的心也被伤到痛极。月灵靠在车壁上,缓缓闭上了眼睛,低低道:“我没事,让我一个人待一会好吗?”不管对方看不看得见,风岈黯然的点了点头,掀帘而去,车帘落回原位的瞬间,又一声低语轻轻的飘入耳中:“对不起……”车外,不知何时,两辆马车已经停在了路旁多时,风岈钻出马车,站在雨地里,任凭雨水将他浇了个透凉。但是尽管这样,却依旧比不上他心底盘旋的那道寒意。“我输了,还是输了,以为是半身的我们,终究还是不同,不同的……”突然,一个身躯从背后包裹了上来,挡去了凄风冷雨,碧蓝的发滑落在风岈的脸颊旁,温柔的将他包围起来,一个带着几分任性、几分执着的语声,在他的耳畔响起:“岈,你还有我呢,有我,我来爱你,不好吗……”金发少年的眼泪,混合着雨水,流下白玉的面颊,他这一次,没有推开背后的怀抱,只是无声的哭泣……半天的行程在恍惚间就已完成,黄昏的傍晚,雨水渐收,道路两旁的地面上露出水洗过后的青葱。在一个稀落的竹林边,马车停下了步伐。随意将马车抛弃在竹林之外,几人下车步行走向竹林,一路包围着他们的,是无休止的沉默。直到来到竹林中某处的空地中央,预测推荐文森示意大家停住脚步,他独自一人走上前,“幻印,开解!”一溜乌光分散成六道光点,落在了前方的地面之上。“轰隆隆……”一阵阵的巨响在雨后的竹林中分外清晰,一道又一道灼热的白雾,在前方的空地上袅袅升起。最后,雾气散去,空地中出现了一个半径为两米的金属圆台,这显然是一直被魔法隐藏住的物品。“我认得这个耶,零大人的书中有画,这个好像叫做,叫做……对了,叫『颠倒乾坤』,是进行时空转移用的。”琉璃终于忍不住压抑的气氛,诡秘兮兮的凑到月灵的耳畔说道,她细细柔柔嗓音飘到了不远处风歧的耳中,他一怔,觉得那个“零大人”十分的耳熟。“准备开始吧……”文森率先站在台上,招呼着众人。风歧第二个走上前去,跟在他身后迤逦而行的,却只有妩媚动人的蓝凤公主。“岈,你确定你现在不回去吗?”文森望着立在翠竹旁,容颜苍白的金发少年,问道。风岈点点头,望向兄长,“都拜托你了。”兄弟二人目光交会,瞬间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一些深深隐藏的东西,风歧顿了一下,终于点了点头。风岈却又补充了一句,“我会尽快回去的。”这一边兄弟二人交谈,那一边,蓝凤翘起兰花指,点在兄长的胸膛上,娇声道:“你真的不一起走?”“当然,她在哪里,我就在哪里。”蓝洛理所当然的回答道。蓝凤媚眼儿向着月灵的方向飞了一眼,悄声道:“洛,你的心上人的心,好像不在你身上啊。”“我会让她的眼中只有我。”说的自信,蓝洛笑意的眼中悄然闪过一道狠毒,蓝凤看的清楚,却只勾起一声迷魂的娇笑……“优游于一切存有的伟大旅者,请驻足垂怜。吾将以未来无限可能为礼,求前进现世异界渺茫之路,将惶惶于您前的迷途羔羊,牵引至永无终点的无尽旅途──星辰之门!”古老失传的空间咒语,从文森的口中吟唱,“颠倒乾坤”上秘银掐丝而成的魔法阵六角之上的深蓝宝石,同时发出光芒,光芒凝聚在了法阵中央,形成了一道幽蓝的空间裂口,而那里,就是通往魔界的归途。他们没有说一句“再见”,也没有留下一个惜别的眼神,风歧、文森和蓝凤,一一走进去,消失了身影。当空间裂缝消失的刹那,月灵将欲要脱口而出的呼唤,强行咽回了喉中,这个表现看在风岈偷偷的视线里,不免又是一阵刻骨的痛。六颗宝石在同一时刻爆成粉末,“颠倒乾坤”瞬间沉入地底之中,一时之间,飞砂走石,将一切痕迹抹煞的干干净净,任谁也不会想到,这里曾打开过一个通往恐怖魔界的通道。“我们接下来去哪里?”闪身在翠竹后方,躲避沙石,琉璃在一切恢复平静后,率先打破了僵局。月灵仿佛从一场深沉的梦中清醒过来,深深吸了一口雨后的微凉空气,心中有了定计,她摸了摸依旧垂在颈项间的蓝宝石,说:“我们去『里米特斯』,找矮人一族。”那个山区遍布,属于佩特拉大陆上唯一专属矮人一族的地域。“我和你们一起去。”沉默了半天的风岈,终于在此时开口。月灵向他望去,微红着眼眶的少年眼中有着执着,她想了想,终究不忍拒绝,点头说:“好。”于是,四人便再度向竹林外走去,才没走多远,就听见远处传来几个模糊的话语声。“外面是他们的马车,看来就在这里。”“听说刹月国又提高奖金了……”“一定要捉住她!”支离破碎的话语,却足够四人判断出发生的事情,无非又是一群寻着踪迹而来、不知死活的赏金猎人,之前的屠杀居然没有吓破他们的胆。风岈沉下脸,一边向前走去,一边说道:“都不要插手,这次交给我。”他阴沉的脸色看得小侍女倒抽一口冷气,其余二人自然知道他是借着这个机会发泄,因而没有阻止他的行动。只不过,对面贪心的赏金猎人,却不知道他们面对的将是一个带来死亡的煞星!“啊,金发的小子,那个金发的小子在……”远远的一个麻脸的赏金猎人,看到了风岈大步行来的身影,立刻大叫出来,他的声音立刻引起了同伴的注意,不禁纷纷望来,抽刀拔剑。然而,他的话才说了一半,一道凭空出现的暗红厉风突然袭来,如切豆腐般削去了他的半个头颅。话尾的语音犹自在竹林中游荡,伴随着轰然倒地的身躯,鲜血混合着乳白的脑浆喷在了四周每一个同伴的脸上、身上……刹那,他们骇住。然而,死亡的风却没有因为他们的恐惧而停止,反而更加剧烈。无数道暗红的风从四面八方袭来,来不及反应的断肢残体掉落了一地,雨后的翠竹也被沾染上了斑驳的血痕。“妈呀,妖怪!”惨叫着,回过神的剩余猎人们,以恨不得爹娘多生两条腿的速度,四散狂奔。此刻,暗红的风在半空停住,显现出了形状,原来正是风岈手中那把暗红的短剑飘浮在半空之中,一动不动。“想跑?没那么容易……”风岈抿了抿分外鲜红的唇瓣,露出一抹杀戮的邪笑,伸手一挥,半空中的短剑立刻被牵动,以肉眼难辨的速度,向着众人逃跑的方向劈出数剑。惨叫连绵而起,早已扶住一旁翠竹呕吐的琉璃,不禁再度哇了出来……“够了!够了!”目睹了竹林中惨境的月灵,脸色也是一片惨白,满地的血腥似乎让她回想起了那个血色的夜晚,终于她尖叫了出来。风岈一楞,收剑回体,回过头来,当他望见月灵惨白的容颜时,不禁大悔,连忙道:“月月,你没……”话未说完,背后突然飘现蓝色的身影,一个不轻不重的手刀,恰好切在了他的脖颈之上,立时,眼前一黑,软软的昏倒在后方早已等待的怀抱中。“你干什么!”月灵回神后,喝道。“她是我的,是我的,谁也不能夺走……”蓝洛绝美的露出一个迷醉的笑容,半点都没有为自己的行为而愧疚。他单手环住风岈纤细的腰肢,另一只手冒出蓝光,开始在虚空中描出一个又一个蓝色的魔法咒文。“你在做什么?!”月灵想要冲上前,却发现在一道无形的壁障隔离在了两者之间,阻挡了她的脚步。“回妖间啊,我要带着我的新娘回家去……”出奇的,蓝洛对她的这个问题给予了回答,蓝色的长发在肩头飞舞,让他眼中的执着,显现出一种让人惊惧的痴狂。月灵楞了楞,依稀觉着这副表情如此熟悉,分明就是那个消失在火海中的耀日漓的翻版,立刻,她心中明白了几分,态度不免更加小心,说道:“那真是好事,不过是不是让岈自己选择比较好?”“不好,岈总是看不清她真正想要的,只有我才能全心全意的爱她,才能给她幸福……”蓝洛笑的甜美,手中的动作没有一分的迟疑,一道又一道的蓝光咒文,一圈圈的将二人围绕其中。而月灵却不敢有丝毫妄动,因为她太明白,就算未被禁魔环禁住的她,也未必能够打得过面前的蓝洛。“岈少爷……”呕吐回来的琉璃,也发现眼前的奇特场景,不禁惊叫了出来。此时,蓝洛的咒文已经接近完成,上下七圈咒文蓝光相互回应,整个空间都出现了动荡的波纹,空间的扭曲震荡如同之前一般,有一道空间的裂痕在他们头顶的位置上,裂开幽蓝缝隙。蓝洛完成最后一个咒文,望过来,看着面带焦急的月灵那一身白衣在翠竹的衬托下分外风流潇洒,不禁露出狠毒的光芒,他自语般说道:“你是危险的源头,你活着,岈必然不肯待在妖间,所以……”话说到此,危险的气息扑面而来,还未等月灵动作,蓝洛点出一根手指,一道蓝光电掣般射向月灵来不及躲避的心脏。同一时刻,头顶的空间裂缝传来巨大的吸力,刹那,就将蓝洛怀抱风岈的身影,吸入其中,消失不见……蓝洛在进入空间的最后一瞬,一声凄厉的惨叫传入了耳中,他不禁满意的闭上了双眼。“琉璃,你怎么这么傻呢?”月灵从一侧的地上爬起,不管满身的泥土,慌忙将软倒在地上的小侍女抱在了怀中。在她的肩头被穿出一个婴儿拳大的血洞,隐隐可见白骨。伤口并不流血,却在四周泛出一种奇特的蓝色光泽,并渐渐的向四周的肌肤蔓延,那蓝色闪着幽光,带着死亡的气息,一点一滴的吞噬着她的生命。此时琉璃早已痛昏了过去,一张死白的小脸上,却露出了一丝微笑来,在她昏迷的瞬间,犹自高兴着,这一次她终于成功的拯救了她敬爱的公主殿下……“我不会让你死的,不会!”月灵通红着双目,伸手将衣袍的内层撕裂下来,一圈又一圈的缠在伤口之上。她吃力的将小侍女背在身后,一步又一步的向着竹林外走去。她一步步走过满地的血污,踏过赏金猎人的尸体,当她重新将琉璃安放在竹林外的马车上后,坐在驾驶座上的她,凝起一双碧眼,望着后方的竹林,目光中杀气森然。“这个仇我记下了……”随即,她扬手挥鞭,马车快速向前奔驰。现在这个时候,能够救琉璃一命的人,只有她了!

原标题:Xbox Series X公开一系列游戏实机演示视频

  A股即将再添一家A H上市券商!

,,安徽快3